微信
关注官方微信
手机版
智慧人生  >  智慧头条 > 正文

张若昀

轮到那个白衣女孩自我介绍时,我记下她的名字——蒙布。过了两天,索丹容光焕发地回到宿舍,很有资本地向我们炫耀:“哈哈,天上飞的、水中游的、陆上跑的朋友们,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,有人给我写情书啦。”说罢,并念着情书继续张扬。张若昀

张若昀

张若昀​‍

才女是女人,自然也不能免俗,因此见面就问我一个是女人都会问的愚蠢问题:“我今天穿的这件上衣好看吗?”说完,还自我感觉良好地在我面前转个圈,生怕我看不清楚。女人问这个问题,男人通常有两种回答,“好看”与“难看”。如果男人回答“难看”,那男人与女人在即将到来的时光里就别想一帆风顺,女人会想尽办法跟男人闹别扭;如果男人回答“好看”,女人见自己的美获得了男人的认同,那么别的无耻问题也就会接踵而至。第三部分 2 混大学像监狱学生翁张若昀我无比愤懑地走出这丫的办公室,撅起屁股冲着她门口放个特大号的屁。哼,把这人的工作环境好好污染一番,谁让她无端生事抓我小辫?

张若昀

张若昀

阿布看着我的眼睛,柔声说:“Q哥,世界很美好,只要我们怀着一颗感恩的心,我们就会过得很幸福,不是吗?”我如同在深水里抓到一根救命稻草,怀着悲怆的心境轻轻拥一下我的新任女友阿布,在她唇上轻轻吻一下。她的唇好柔美,宛如美丽的床。张若昀看完之后,仲又是对她一番恭维。才女意犹未尽,直接向我问话:“你感觉这首白话诗歌如何?”这首诗里少女形象栩栩如生,这令我不得不承认。我不清楚这丫为什么非要让我佩服她。只可惜我天生头有反骨,向来不佩服人,[奇书网|Qisuu.Com]因此我冲着她笑:“很一般,很一般,实在不怎么样。”索丹叹口气,冲我道:“伯,说话要凭良心——这首诗难道真的就那么不入你法眼?”我不乐意地训斥他:“入不入我法眼关你啥事,要你来多嘴?”才女很恼恨地看着我,气得几乎要哭。我见她这样子,心里瞬间畅快之后蓦然又有些内疚,想要安慰她几句,却实在没有勇气。她暗自伤神一会,很洒脱地一仰脸,道:“咱们说点别的吧,不跟你们这两个泼皮再谈这些东西。”我想不通索丹对她那么崇拜怎么也变成了泼皮。我点点头,不反对她的提议,索丹也同意。

编辑:
返回顶部